会员登录:
用户名:
密码:
用户注册
文章搜索:
  
文章内容
葡京国际官网,葡京网站国际>>
您的位置:首页 > 家乡故事
会跳舞的棉花糖
作者:展有发 浏览:1159 发表时间2020-06-23 10:55:06

庆良是在晚上六点半把蹦棉花糖的机器搬到小区广场的东南角的。

夏季的到来,让凉爽的傍晚格外迷人。而且白天的余温还残存在小镇的半空,不信,摸一摸广场的铁管围栏,都有一种细致而妥帖的温暖,散落在广场四周的云杉树,绿的发黑,纤细的松针表面好像涂了一层防晒霜,松脂的香味飘洒开来,人流涌进来,宽大的小区广场仿佛一片人的湖。

这是一个暴露与活力的傍晚,来到广场的男人女人,老人孩子,以不同的姿态展示仲夏的魅力。

男人的步伐,女人的精致,孩子的活泼,老人的缓慢,其他的人呢?都有自己的事,或坐在长椅上发呆,或几个人一起闲聊,反正傍晚对谁也没有约束,自由是生活的节奏,挺好的。

庆良打开蹦棉花糖的机器,白钢的炉子立刻运转起来,中间圆孔喷着极细的棉花糖丝,只有庆良知道那里是他今天晚上表演的舞台。

随着时代的进步,跳广场舞早已成了城里人消遣娱乐或者说锻炼的一种方式。几十上百的人排着长长的队伍,随着悠扬的舞曲行进,动作并不一致,但真的好看,特别是前面领舞的女人,身材恰到好处,步履轻盈,舞姿翩翩,当她张开双臂,上下舞动,真像一只夏天的蝴蝶张着翅膀徐徐飞行。

庆良一手拿着缠棉花糖的竹棍,一手把着机器,他几次想抬起头来看看四周,可是内心的紧张让他一再犹豫,广场上跳舞的人们已经跳了三节舞曲,庆良的旁边站着两个中年妇女,她们不知道这个穿条格衬衫的年轻人要干什么 ,她们一直盯着跳广场舞的队伍,“咱也去跳。”“我不会,跳不好丢人。”“有啥丢人的,他们跳的也不咋地,走,跟后面跳,都带着口罩,怕啥。”说着,两个中年妇女便加入了跳舞的人们,跟着摆手踢腿,扭腰晃腚,没人说啥。

庆良这回抬起了头,这对于一个二十五岁的男人是一次胜利。

口罩,给庆良注入了勇气。

要不是口罩,庆良此时还在工厂上班呢。

可是新冠疫情的到来,让许多人的生活被冲击,被打乱。庆良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
庆良没有正式工作,他虽然有中专学历,可是一直在打工 ,对于这一点,他的父母一直怨他们没关系,没门路,不能给孩子找个像样的工作。庆良到想的开,他心灵手巧,还能吃苦,饭店,洗浴中心,商场,快递员,他都干过,用他的话说,有活干他就开心。

但这场疫情,让他找工作不在容易,特别是疫情的反复,他不能到外地打工,只能在小镇谋生,可是小镇的工作太不好找了。

他已经在家呆了半个月,眼见得春去夏来,时光荒废不起,庆良便把他上中学时自己做的一台蹦棉花糖的机器找出来,重新收拾一下,和爸妈说晚上去广场卖棉花糖。

庆良的父母不说话,心里不好受,想想和庆良一起的同学,朋友都有了像样的工作,而庆良却要去广场卖棉花糖,觉得对不起孩子。

”没事,我以前做过棉花糖,邻居们都说好吃,再说,现在国家提倡摆地摊,而且广场上人多,肯定能挣钱”,庆良虽然说的高兴,可是毕竟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卖东西,他不知道自己行不行。

没有人注意这个茫然的年轻人,跳舞的人跳着舞,看热闹的人看热闹,几个孩子打闹着跑过去,广场四周的路灯都亮了,更远处是灯光里的黑暗。

庆良带着口罩,夜色给了他勇气,淡蓝色的口罩里面他长吁了一口气,然后双手便在蹦棉花糖的机器上舞动起来,他右手捏着一根半尺长的弯头竹棍,沿着喷糖气口旋转起来,左手像在扇风,竹棍像在纺线,细如发丝的棉花糖便如洁白的芦花一圈圈缠在竹棍上,渐渐变成一团带着甜味的棉花糖。

“妈妈,卖棉花糖的,给我买一个吧?”“小伙子,棉花糖怎么卖?”“五块钱一个。”这句话庆良回答的很清晰,就像夜空中一颗星星睁大了眼睛。

接下来,他的棉花糖就成了广场上的一道风景,孩子的小手,接过他手中的棉花糖,举着,向前跑,孩子们跑进跳舞的队伍,松软的棉花糖也会跳舞了。